<code id='3wxuh'><strong id='3wxuh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acronym id='3wxuh'><em id='3wxuh'></em><td id='3wxuh'><div id='3wxuh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wxuh'><big id='3wxuh'><big id='3wxuh'></big><legend id='3wxuh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dl id='3wxuh'></dl>
    <i id='3wxuh'><div id='3wxuh'><ins id='3wxuh'></ins></div></i>

  1. <i id='3wxuh'></i>

  2. <tr id='3wxuh'><strong id='3wxuh'></strong><small id='3wxuh'></small><button id='3wxuh'></button><li id='3wxuh'><noscript id='3wxuh'><big id='3wxuh'></big><dt id='3wxuh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wxuh'><table id='3wxuh'><blockquote id='3wxuh'><tbody id='3wxuh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wxuh'></u><kbd id='3wxuh'><kbd id='3wxuh'></kbd></kbd>
    1. <span id='3wxuh'></span>

        1. <ins id='3wxuh'></ins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3wxuh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訂盤婚外戀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
          • 来源:免费播放观看在线视频_psp3000游戏视频_300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app

            遇到小閣時,我和梅子結婚已3年。那天,我正在樓前和幾個NBA迷神侃馬刺與小牛誰能勝出時,小閣穿著一身花格裙子從我身邊經過。
            "哥們兒,我忘瞭點事。"
            我瘋瞭似的跑,拐過樓角,小閣卻已消失在拐角的樓群。
            晚上,妻子求歡,我說:"你相信我一輩子愛你嗎?"
            她笑瞭:"那你相信我一輩子愛你嗎?"
            我也笑瞭。
            我想起三毛問荷西的一句話:下輩子你會要我嗎?
            荷西說:不會。
            三毛生氣地打他。但冷靜下來,三毛也不得不說,或許真有瞭下一輩子,自己就一定找荷西?一句肺腑的真言,往往能惹來配偶的不高興,但假話,又能敷衍多久?
            我說:"梅,今天我看見個女孩。"
            "很夠味,對嗎?"梅趴在我的膝上。
            "對,所以……"我用眼瞥瞭瞥她,"所以我想訂盤婚外戀。"
            "好啊!"梅一下從我身上蹦起,"從明天開始我們都去找找戀愛的感覺。"
            "讓愛情新鮮!"
            "讓愛情新鮮!"
            面對越來越乏味的生活,我和梅子不覺都嚇瞭一跳,為自己的大膽和妄為。
            於是第二天,我站在那拐彎的樓群前掃描。
            一連幾日也沒等到小閣。看見我垂頭喪氣,梅卻日漸高興。我說:"這道預訂的婚外戀,倒好像在你身邊降臨?"
            梅子笑笑:"這不能怪我,誰讓你甘願墮落瞭。"
            是啊,能怪誰?
            我惡狠狠地說:"等她一萬年!"
            梅子湊瞭過來:"這就叫愛情。所謂愛情,就是想夠夠不著,想吃吃不到的。要不怎麼有望梅止渴?若是養在傢裡,成熟如蜜,反倒沒瞭滋味。"
            功夫不負有心人,終於在第10天的早晨,小閣從一個樓道口走出。瞬間我們都愣住瞭,顯然她也曾註意過我,我沖瞭上去。
            "為瞭你,你知道我等瞭多少天嗎?"
            小閣一頭霧水:"有事嗎?"
            "沒……不,有事。"
            "什麼事?"
            "我想知道你叫什麼。"
            "可我不認識你呀?"
            "這不認識瞭嗎?"
            "你說得對。"
            小閣一咧嘴,露出好看的牙貝,真的,我就喜歡這種感覺。走出樓群時,我已經知道瞭她叫小閣,是個新婚燕爾的女人,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。哦,原來是佳期剛過,我有一點喪氣。
            "你經常這樣泡女孩子嗎?"
            "不,我這是第一次。"
            "第一次?但你的膽子倒滿大。"
            "因為你是我訂的一道菜。"
            "什麼?"
            小閣顯然不明白我的意思,於是我接著說:"訂盤婚外戀。"
            這下小閣聽懂瞭:"你是不是作傢,怎麼這麼幽默?"
            "你猜對瞭,我叫凡。"
            "哦,我讀過你的文章,你知道嗎,我教的女生很多人都很崇拜你。"她忽然笑瞭一下,接著說,"當然,也包括我。"
            說這話的時候,小閣的身後盛開的梔子花在晨露的滋潤下,正好看地笑著,一如小閣陽光般的臉。
            "我該上班瞭!"
            "有時間咱們再聯系。"
            "好吧!"我心不由衷,望著小閣,我真不想有一刻的分離。
            二
            "眼神不對,難道你……"梅子用眼睛上下打量著我。
            我一把拽過她,閉上眼睛,就當是小閣吧。呢喃中,梅子漸漸清醒:"哥們兒,我們都中邪瞭。"
            從此,傢成瞭驛站,我和梅子都馬不停蹄地赴著自己的約會。
            一天,情濃意濃時,我說:"小閣,我要……"
            小閣笑瞭:"褪去美麗的外衣,你能分清哪個身體是我,哪個身體是梅子嗎?"我明白小閣的意思,"讓我們都留一份神秘給對方吧!"
            "但我已動瞭真情!"
            "但3年以後,誰敢保證我不是第二個梅子?"
            一語催醒夢中人,實際上,還是梅子最合適我,不然,當初為什麼摒棄那麼多的追隨者,選擇梅子?真的,把條件等同,我會選擇小閣嗎?我說:"謝謝你,小閣。"
            我瘋也似的跑回傢,梅子正淚流滿面地坐著。
            "怎麼瞭,梅子?是誰欺負瞭你?"
            梅子突然哇的一聲大哭起來:"是你!"
            "是我?"我一臉驚愕。
            "誰讓你訂瞭婚外戀瞭。"
            哦,我明白瞭,褪去美麗外衣,梅子原來有著一樣的苦。果子好吃,核卻是苦的。這或許是個公理,在訂完婚外戀後,我不敢再經過那個樓區,因為我怕……
            從此,我和梅子又有個約定:保鮮愛情!雖然這很難,卻是我最該珍惜的。
            我和小閣再也沒有過任何形式上的來往,隻是輾轉聽說她喝醉後說,她曾訂過婚外戀,因為有瞭訂單,付出精力後,她再沒有信心趟這趟渾水,聽得她朋友一頭霧水。
            "訂盤婚外戀,婚外戀還有預訂的?"朋友向我這個"作傢"請教。
            我笑瞭:"當然可以,如果我們都還想住在圍城裡的話。"
            歲月無聲地碾過,但《廊橋遺夢》再次公演時,我不覺又想起瞭那個預訂,以及深深刻在心底的記憶。留著60歲過後回憶吧,因為有瞭那段經歷,我總會口唇留香地想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