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gqd5a'></dl>
<fieldset id='gqd5a'></fieldset>
<i id='gqd5a'><div id='gqd5a'><ins id='gqd5a'></ins></div></i>
  • <tr id='gqd5a'><strong id='gqd5a'></strong><small id='gqd5a'></small><button id='gqd5a'></button><li id='gqd5a'><noscript id='gqd5a'><big id='gqd5a'></big><dt id='gqd5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qd5a'><table id='gqd5a'><blockquote id='gqd5a'><tbody id='gqd5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qd5a'></u><kbd id='gqd5a'><kbd id='gqd5a'></kbd></kbd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gqd5a'><em id='gqd5a'></em><td id='gqd5a'><div id='gqd5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qd5a'><big id='gqd5a'><big id='gqd5a'></big><legend id='gqd5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i id='gqd5a'></i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gqd5a'><strong id='gqd5a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ins id='gqd5a'></ins>
            <span id='gqd5a'></span>

            麻辣燙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免费播放观看在线视频_psp3000游戏视频_300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app

              從民政局那棟破敗的樓裡出來時,陽光正均勻地傾灑下來,為大地抹上一層溫暖的金黃色。男人斜靠著自己那輛豐田凱美瑞,燃起一根香煙,瞇著眼睛看天。此刻的他心中翻江倒海,思緒波瀾起伏,要不是辦手續的那個工作人員臨時有事外出,他和女人十三年的婚姻也就壽終正寢瞭。十三年,人生能有幾個十三年啊,彈指一揮間,當年天作地合的美滿婚姻竟然會頃刻土崩瓦解。男人苦笑,扭頭看瞭一眼,女人端坐在草坪內側的那條石凳上,摟著挎包,呆呆的,看不出任何表情。

              多麼無聊難堪的下午啊!男人急切地盼望那個工作人員早點回來。既然走到瞭山窮水盡,那就早點結束吧。

              “喏,”女人朝男人走瞭過來說。“與其在這兒等,不如我們再去吃一次麻辣燙吧?反正不遠,步行一會就到。”女人又強調瞭一句:“吃完再辦手續,咱誰也不許反悔。”

              男人笑瞭笑,沒說話,掐滅煙隨女人往外走。

              炭市街那條長長的街道上,依然車水馬龍,絡繹不絕,人們大都是奔著這傢麻辣燙老店而來。兩人剛認識時,男人請女人吃的第一次飯,便是在這裡。十三年瞭,說不清是男人陪女人,還是女人陪男人,兩人每月總要來這兒吃一回麻辣燙,糖醋、微辣,每人再來一瓶汽水,花錢不多,吃得滿頭大汗,痛快淋漓。

              老店老口味,如今物是人非,男人心裡不由唏噓不已。麻辣燙端上來瞭,服務生將汽水打開,兩個人誰也沒動。

              女人合上一直在手裡把玩的手機,說:“你是好人,離婚這事怪我。這是咱們最後一次一起吃麻辣燙瞭,我想跟你說幾句實話。”

              男人憨憨地笑瞭,笑得很勉強,“說啥呢,不說也罷。我知道你有很多事都瞞著我,要不咱倆也走不到今天這個地步。你有權利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。”麻辣燙的霧氣模糊瞭男人的眼鏡,他掏出眼鏡佈細細拭擦。

              “還記得咱倆第一次來這兒吃飯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能忘記嗎?”

              怎會忘記呢?那是男人第一次請女人吃飯。當年,男人高中畢業,隻身來到這座城市打拼,除瞭長得帥外,幾乎一無所有,每日風裡來雨裡去,填飽肚子便所剩無幾。面對女人主動射來的丘比特之箭,男人曾經四處躲避。愛情對於男人而言,那是怎樣一種奢望啊!

              “你第一次請我吃飯,我選擇來這兒吃麻辣燙,是怕你沒錢請我吃大餐,顧及你的面子,你知道嗎?其實我不大喜歡吃麻辣燙的。”女人說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心中不由一震。十三年瞭,每月都陪她來吃的麻辣燙,她竟然不大喜歡吃?“你怎麼不早說呢?”男人問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隻是來懷念當年幸福的感覺啊。那時候,你一貧如洗,卻舍得送我一束玫瑰!”女人眼角似乎有淚沁出,顯然已經陷入瞭當年的美好回憶中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在心裡暗暗責罵自己。這些年,自己奔波忙碌,苦苦打拼,現在房子有瞭,車子有瞭,但當年的純美的愛情卻消失殆盡,這算是成功還是失敗?男人不知道,但是女人的決意離去,肯定是自己有過錯。

              “那個男人有多好,讓你魂不守舍,要離我而去?”

              “他有時間陪我,他不計較我的任性和刁蠻,隻要我喜歡,他寧可委屈自己,我覺得他比你愛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就這些?”男人不解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就夠瞭。”女人抬起頭,卻不看男人,眼光直射窗外。陽光從窗口斜射過來,生出斑駁的畫面,令人產生亦真亦幻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  “走吧,工作人員該回來瞭!”男人起身結賬,不再說話。

              陽光仍是懶洋洋地照著大地,民政局那幢破樓在陽光的照耀下,越發顯得斑駁和不堪。男人踏上臺階,突然扭頭對緊跟著的女人說:“咱夫妻一場,我也跟你說句實話吧。”女人點點頭。男人說:“其實,我也不喜歡吃麻辣燙,每吃一次,我都會拉肚子,每月擠時間陪你去吃,那是因為我以為你喜歡,看來咱倆都錯瞭。我說完瞭,進去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女人突然怔在那兒,眼淚洶湧而出。

              選自《短篇小說》